淚溼在西班牙2000年二月,24天的西班牙葡萄牙之旅,我哭了 為了節省經費,我與一位女大學生同住一室,她年輕,天天與另一男大學生玩到半夜1.2點才回來,我的生理時鐘只到晚上8.9點就休息,也為了安全起見,傍晚6點左右我就回旅館翻查明天要走的路線,及閱讀相關歷史文化交通等知酒店工作識背景,10點不到,就上床睡覺囉。很早睡就會很早起,5點左右便起來盥洗及準備一天必須用到的東西,6點去吃早餐,吃完就出門走我自己規劃的旅行路線。我走我的.她走她的,互不干擾。 沒過幾天,她竟然跑去輔導員告狀,說我妨礙她的睡眠,說我五點起床,她正好眠;我聽得氣得當場買屋傻眼楞住,心想這年輕人每天半夜回來,我得在朦朧睡夢中爬起來幫她開門,又得忍受她盥洗聲走動聲,我想大家在外,理應互相尊重禮讓,不計較,她竟先告狀,我簡直無法理解這是什麼心態,就氣得只好打國際漫遊電話找叔銘哭訴,怨他為什麼不一起來bra...bra?哭完了就搭電車到已有1租辦公室50年歷史的蛋塔店,吞吃兩個肉桂口味的蛋塔,再繼續未完成的旅程;花大錢出國,絕對要馬上學會放下及轉換,否則受氣,不用力不用心走完,很不划算。

fb20fbqmi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